聊斋文化
省情资料库检索
狐 谐

狐 谐

时间:2005-07-28 15:46:30 信息来源: 点击:

狐 谐

    万福,宇子祥,博兴人也,幼业儒,家少有而运殊蹇,行年二十 有奇,尚不能掇一芹。乡中浇俗,多报富户役,长厚者至碎破其家。 万适报充役,惧而逃,如济南,税居逆旅。夜有奔女,颜色颇丽,万 悦而私之,请其姓氏,女自言:“实狐,但不为君祟耳。”万喜而不疑。 女嘱勿与客共,遂日至,与共卧处,凡日所需,无不仰给于狐。居无 何,二三相识辄来造访,恒信宿不去,万厌之而不忍拒,不得已,以 实告客。客愿一睹仙容,万白于狐,狐谓客曰:“见我何为哉?我亦 犹人耳。”闻其声,历历在目前,四顾,即又不见。客有孙得言者, 善诽谑,固请见,且谓:“得听娇音,魂魄飞越。何吝容华,徒使人闻 声相思?”狐笑曰:“贤孙子欲为高曾母作行乐图耶?”诸客俱笑。 狐曰:“我为狐,请与客言狐典,颇愿闻之否?”众唯唯。狐曰:“昔某 村旅舍,故多狐,辄出祟行客,客知之,相戒不宿其舍。半年,门户 萧索,主人大忧,甚讳言狐。忽有一远方客,自言异国人,望门休 止。主人大悦,甫邀入门,即有途人阴告曰:‘是家有狐。’客惧,白 主人欲他徙,主人力白其妄,客乃止。入室方卧,见群鼠出于床下, 客大骇,骤奔,急呼:‘有狐!’主人惊问,客怨曰:‘狐巢于此,何诳我 言无?’主人又问:‘所见何状?’客曰:‘我今所见,细细幺麽,不是狐 儿,必当是狐孙子。”’言罢,座客为之粲然。孙曰:“既不赐见,我辈 留宿,宜勿去,阻其阳台。”狐笑曰:“寄宿无妨,倘有小迕犯,幸勿滞 怀。”客恐其恶作剧,乃共散去,然数日必一来,索狐笑骂。狐谐甚,每一语即颠倒宾客,滑稽者不能屈也,群戏呼为“狐娘子”。一日, 置酒高会,万居主人位,孙与二客分左右座,上设一榻屈狐。狐辞 不善酒,咸请坐谈,许之。酒数行,众掷骰为瓜蔓之令,客值瓜色, 会当饮,戏以觥移上座曰:“狐娘子大清醒,暂借一觞。”狐笑曰:“我 固不饮,愿陈一典,以佐诸公饮。”孙掩耳,不乐闻,客皆言曰:“骂 人者,当罚。”狐笑曰:“我骂狐,何如?”众曰:“可。”于是倾耳共听。 狐曰:“昔一大臣,出使红毛国,着狐腋冠见国王,王见而异之,问: ‘何皮毛温厚乃尔?’大臣以狐对。王曰:‘此物生平未曾得闻,狐字 字画何等?’使臣书空而奏曰:‘右边是一大瓜,左边是一小犬。”’主 客又复哄堂。二客,陈氏兄弟,一名所见,一名所闻,见孙大窘,乃 曰:“雄狐何在?而纵雌狐流毒若此!”狐曰:“适一典,谈犹未终,遂 为群吠所乱,请终之。国王见使臣乘一骡,甚异之,使臣告曰:‘此 马之所生。’又大异之,使臣曰:‘中国马生骡,骡生驹驹。’王细问其 状,使臣曰:‘马生骡,是臣所见;骡生驹驹,是臣所闻。”’举坐又 大笑。众知不敌,乃相约:后有开谑端者,罚作东道主。顷之,酒 酣,孙戏谓万曰:“一联,请君属之。”万曰:“何如?”孙曰:“妓者出门 访情人,来时‘万福’,去时‘万福’。”合座属思,不能对。狐笑曰: “我有之矣!”众共听之。曰:“龙王下诏求直谏,鳖也‘得言’,龟也 ‘得言’。”四座无不绝倒。孙大恚曰:“适与尔盟,何复犯戒?”狐笑 曰:“罪诚在我,但非此不能确对耳。明日设席,以赎吾过。”相笑而 罢。狐之诙谐,不可殚述。居数月,与万偕归,及博兴界,告万曰: “我此处有葭莩亲,往来久梗,不可不一讯。日且暮,与君同寄宿, 待旦而行可也。”万询其处,指言:“不远。”万疑此故无村落,姑从 之。二里许,果见一庄,生平所未历,狐往叩关,一苍头出应门,入 则重门叠阁,宛然世家。俄见主人,有翁与媪揖万而坐,列筵丰盛, 待万以姻娅,遂宿焉。狐早谓曰:“我遽偕君归,恐骇闻听,君宜先 往,我将继至。”万从其言。先至,预白于家人,未几,狐至,与万言笑,人尽闻之,而不见其人。逾年,万复事于济,狐又与俱。忽有数 人来,狐从与语,备极寒喧。乃语万曰:“我本陕中人,与君有夙因, 遂从尔许时,今我兄弟至矣,将从以归,不能周事。”留之不可,竟 去。

在线留言|旧版回顾

版权所有:淄川区史志办公室
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政府 电话:0533-5181372 邮编:25510 鲁ICP备11010073号